中共六安市委宣傳部主辦   設為首頁   加入收藏
投稿郵箱:news@lanews.gov.cn 新聞熱線:0564-3284422
您現在的位置:六安新聞網>> 六安新聞>> 深度報道>>正文內容

上將洪學智的“驚人之舉”

六安新聞網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題記:29集電視劇《上將洪學智》在中央電視臺八頻道黃金時段“熱播”后,人們在對洪學智將軍更加了解、更加熟悉的同時,也對他更加充滿好奇,都想知道電視劇中沒有反映或者反映不具體、不細致的一些經歷與傳奇。為滿足大家這一要求,本文就再講幾個上將洪學智鮮為人知的小故事。

  洪學智將軍之所以成為唯一的“六星上將”,不僅在于他敢打敢拼、勇往直前、能征善戰、功勛卓著。他的思維方式和分析判斷能力、決策的魄力和節奏、辦事的速度和效率,都是與眾不同、別具一格的,有些還是非凡的、驚人的。

  一、拿槍“逼”著吳瑞山去“做官”

  開國少將吳瑞山,1931年參加紅軍,打仗很有一手,作戰勇猛。但是,一提到當官,吳瑞山就感到頭疼。1935年春,吳瑞山在紅四軍通信隊當隊長時,陳錫聯陪同軍政委來任命吳瑞山去29團當政治處主任。

  陳錫聯和吳瑞山同一年參軍,當時他已經是團長了,而吳瑞山還是個隊長,提拔他當團政治部主任在情理之中。但是吳瑞山一聽到讓他當官,立馬托詞不去,無論軍政委怎么做工作,吳瑞山硬是梗著脖子堅持留在通信隊。最后還是陳錫聯打了圓場,軍政委氣鼓鼓地策馬而去。

  幾個月后,軍政委派人將吳瑞山找來,用命令的口氣通知他,讓他去30團三營當營政委。吳瑞山還是不去,政委的脾氣上來了,立馬說道:警衛員,給我拿扁擔來。隨后抄起扁擔就打吳瑞山。可是,吳瑞山一邊挨打一邊還是說:我不去那里邊,讓我去前線打仗吧,這官我實在當不了。碰到如此倔強的人,軍政委算是沒招了。

  可是吳瑞山越是拒絕,軍政委越是偏偏認準了他。于是軍政委就將吳瑞山交給了時任軍政治部主任的洪學智,打算讓吳瑞山到政治部干訓隊任副隊長。

  洪學智知道吳瑞山已經有過兩次‘抗命’的事,于是他剛給吳瑞山下達命令,還不等吳瑞山推諉,立馬掏出手槍,頂著吳瑞山的腦袋說道:這次你再不去,就是違反戰場紀律。我可要執行軍法了!

  “被迫無奈”的吳瑞山終于同意做官了。后來吳瑞山回憶這段往事,摸著腦袋笑著說道:當時真的沒辦法呀,洪學智他拿槍頂住我腦袋,可不是開玩笑的!吳瑞山解釋說:那時,我不怕打仗,就怕當官。我沒多少文化,擔心誤了部隊的事。還有就是我想親自上戰場,和國民黨反動派面對面地、真刀真槍地干,為犧牲的戰友和弟弟報仇雪恨!

  二、點名調來吳先恩擔任志愿軍的“后勤官”

  抗美援朝中,吳先恩是唯一一位被洪學智點名、從地方調到中國人民志愿軍擔任后勤部副司令員的中將。

  之所以點名調來吳先恩,是因為他在后勤方面很有一套,是我軍非常優秀的”糧草官”。紅軍時期,吳先恩是紅四方面軍的兵站部長,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,他是晉察冀軍區供給部的部長。吳先恩起初是帶兵打仗的,去管后勤,始于他當營政委時的一件事。那是1930年,他任黃安獨立團第1營政委。上任后,他發現各連的伙食管得不好,飯菜做得不好,戰士們意見很大。于是,他就想了幾個辦法,把伙食搞好了,眾人稱贊。由此,團長發現了他的后勤才能,就把他調到團經理處擔任處長。結果,他把全團官兵的伙食弄得紅紅火火。

  第二年,他被徐向前調到紅四方面軍總經理部,擔任軍需處長。他到軍需處后,得知處里保管著6萬多塊大洋、2000多兩黃金、大小元寶300多只,還有一些珠寶。吳先恩心里不禁吃驚:這么多錢物,可出不得半點差錯啊!他問:“這些東西平時怎么保管和運輸啊?”有人答道:“我們有25匹馬,全靠它們來馱,黃金集中由兩匹馬馱。”吳先恩說:“這么多財物,集中在幾匹馬背上,萬一出了差錯,可不得了!”隨后,他就進行了改革,把全處人員分別編為黃金、珠寶、大洋等幾個組,財物按類別由各組甚至下發到各團負責保管運輸,把過去集中用兩匹馬馱的黃金分散為七八匹馬馱。這樣,就是丟了一匹馬,損失也不會太大。他的這一套辦法立即被紅四方面軍全面推廣。

  吳先恩擔任紅四方面軍兵站部部長好幾年。朱德稱贊他說:“吳先恩是個好干部。”

  在抗日戰爭中,吳先恩負責軍需的部隊,戰士們每人每年發1到2套單衣、l套襯衣、l套棉衣,3—5雙布鞋和l雙棉鞋,從戰士到干部,每人每月還可發給l至5元零用錢。聶榮臻感慨地說:“吳先恩是軍區的后勤官。”

  吳先恩從軍分區干起,逐步成為軍區后勤部政委,在解放戰爭中又升為副司令員兼后勤部政委。1949年渡江戰役后,吳先恩在湖北省軍區擔任后勤部長。不久,他被湖北黨政軍一把手李先念看上了,向中央點名要吳先恩去省政府工作。次年8月,吳先恩調任為湖北省政府委員、財政廳廳長。

  誰知,過了兩年多,吳先恩又被調回軍隊。這一次是志愿軍正、副司令員彭德懷、洪學智聯名向中央提出要求的。1953年1月,已經在地方工作將近三年的吳先恩再次穿上軍裝,去了朝鮮。

  三、當面告訴被俘美軍怎樣去打仗

 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,擔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的洪學智,曾經同幾名被俘的美軍官兵進行過一次談話。洪學智見到他們后,禮貌地說:“中國人民志愿軍對放下武器的美軍被俘人員實行寬待政策:不殺、不辱,允許保留私人財物,有傷有病的及時給予治療。你們不必有顧慮,說說對中國人民志愿軍的看法。”

  被俘的一名美軍連長伸出大拇指說:“你們是打仗的專家。請允許我補充一句:謝謝你們對我們的寬待。說實在的,我們并不了解什么是‘寬待政策’,副司令員給我們上了很好的一課。”

  聽到這里,洪學智笑著反問他:“為什么說我們是打仗的專家呢?”

  被俘的美軍連長說:“仗,沒有像你們這樣打的。我參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戰。我們的打法是,把火炮擺好,開炮猛轟,接著飛機來炸,然后步兵上去。可你們打仗卻打到我們屁股后面來了。我們打仗從來不是這樣打的。”

  洪學智坦誠地告訴他:“你們打仗是搞平推;我們則視敵情的不同,(戰略戰術)機動靈活,穿插、迂回、包抄。”

  聽了這些,被俘的美軍連長恍然大悟:“我們不熟悉你們這種打法。你們的打法使我們很頭痛,我們傷透了腦筋。我們打仗都是一個連、一個營,成群結隊地出動;白天打仗,晚上休息。你們的士兵很勇敢,三五個人就干起來了。你們晚上也打,搞得我們坐臥不安,不知道你們什么時候、從哪里冒出來了。”

  洪學智告訴美國被俘官兵:“決定戰爭勝負的,不是武器,而是人,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。我們打仗,充分發揮我軍的特長。武器裝備雖不如人,卻能克敵制勝,就是這個道理。”

  四、戰火紛飛中割舍自己的“親骨肉”

  1939年,洪學智和張文的長女在延安蟠龍呱呱墜地。洪學智給她取名“醒華”,意思是“中華民族,覺醒吧”。

  緊接著,“抗大”要向敵后轉移。孩子沒滿月,他們就在抗戰中行軍了。部隊要從山西前往晉察冀邊區,后有追兵、前有堵截。他們必須在夜間找機會悄然通過敵人的封鎖線,馬蹄用麻袋片包上,部隊動員所有帶孩子的女同志照顧好孩子,不能讓孩子啼哭出聲來。當行軍到達太原以北的一個山坡時,張文和孩子不慎從馬上摔了下來,孩子啼哭不止。

  當張文正心急火燎地哄孩子時,手拿指揮旗的洪學智來到了她身邊。他當機立斷地說:“把孩子留下吧!”沒時間物色家庭,洪學智抱過孩子,和張文跑進路邊一所小草房,向里面的一對夫妻匆忙表示:我們是八路軍,不能照顧孩子了,“如果我們在戰爭中犧牲了,你們就把孩子當成親生女兒吧!”說完,洪學智拉著張文就跑回了部隊。洪學智和張文與老百姓彼此都沒顧得上詢問姓名,更不知道那家老百姓的具體身份,甚至不知道此時所在的這個地方具體叫什么名字。后來一打聽才知道叫“東西房山”,于是他們便牢牢地記在心上,并且記住與孩子分離的那一刻所有的信息:孩子的左手臂上有胎記,身上包的是塊紅布……

  誰知,這一別,就是12年。直到1951年全國解放后,張文才從老百姓家找回洪醒華。

  解放戰爭時期,洪學智所在的新四軍三師奉命緊急“北上”。途中,洪學智夫妻帶著三個孩子實在難以成行,于是,他們又留下一個孩子在老百姓家。

  五、“被貶受管”時敢對專案組長拍桌子

  1970年9月,時年57歲的洪學智由于受林彪、“四人幫”的迫害,被下放到邊疆農場。從此,他和一群江南知青風雪邊疆、患難與共,譜寫了一段鮮為人知的真實故事。

  1970年9月,正是北方秋收之時。一天,洪學智在幾名警衛的“護送”下來到了農場。金寶屯勝利農場地處“防修”、“反修”前哨,已經全面實行軍事管制,復退軍人、知青、貧下中農分別按班、排、連、營編制實行半軍事化管理。初到農場,按照上面的指示,洪學智和一個名叫孫炎鋒的知青同住一間土瓦房、同睡一鋪大土炕。孫炎鋒等浙江余姚、慈溪兩地的一批知青是1969年6月來到內蒙古哲里木盟金寶屯勝利農場插場落戶的。

  開始時,并未分配洪學智干什么活。但是,出身貧苦、有著輝煌戰斗經歷的洪學智,主動地擔負起清掃軍管會大院的任務。他每天都是“聞雞起舞”,在鍛煉一陣之后,揮起掃帚開始清掃大院里的垃圾,有時還用手撿起地上的樹枝、紙張。后來,軍管會正式給洪學智分配了工作任務:養豬,去當個“將軍豬倌”。

  孫炎鋒當時是農場的文藝宣傳骨干。軍管會認為他既有才藝,又比較可靠,就讓他和洪學智一起在糧庫旁邊養了50頭豬。洪學智很樂意地接受了這項任務。孫炎鋒分析,這大概與他在軍隊里長期分管后勤保障工作有關。

  因為飼料供應有限,所以50頭豬常常吃不飽。饑餓的時候,它們很不安分,把粗木圍成的豬圈拱倒,然后一哄而散,糟蹋莊稼。小孫和洪學智只得來回趕攆,十分辛苦。每當這個時候,洪學智就會幽默地對小孫說:“這群‘豬八戒’真是難管,連本將軍也不放在眼里,看來非請孫悟空不可了。小孫你也姓孫,快向你的本家師傅求救吧!”

  沒過幾天,洪學智想出了一個主意:他讓小孫每天去酒廠挑三桶酒糟,摻合在豬食里喂豬。因為酒糟內仍含有一定的乙醇成分,豬吃了就睡,醒了再吃,不但不再拱豬圈,還長得特別肥壯。

  洪學智和小孫養的豬令軍管會的頭頭們刮目相看。小孫在感到格外自豪的同時,也深深地認識到:三百六十行,行行有學問。

  在朝夕相處的日子里,洪學智和小孫跨越了兩代人的鴻溝成了忘年交。在小孫的心目中,洪學智不僅是一名咤叱風云的將軍,而且是一位可敬可愛的長者。

  一次晚飯后,他們倆散步走到菜園旁邊一塊剛收獲過的玉米地,忽然看到農場護青人員正在追趕一群撿拾玉米的老鄉。洪學智沉思了一會,斷然說:“這樣不行,我得找軍管會說說去。”小孫說:“你別多管這種事,太平點算了。”洪學智說:“那不行。我不信合情合理搞不過無情無理!”在回來的路上,碰巧看到軍管會張主任也出來散步。洪學智一臉嚴肅地對他說:“這塊地已秋收完了,過幾天就要秋翻了,不去拾它不是白白浪費了嗎?為什么老鄉們拾點落下的玉米就要趕他們?你們不能這樣做。你是個軍人,你別忘了軍人的生命線是保護人民,為人民服務,永遠別忘了人民是我們的再生父母!”

  很快,農場為附近的老百姓放寬了拾撿玉米的政策。消息一傳開,方圓幾十里的老百姓都由衷地說,洪將軍是個好人啊,敢為咱們農民鼓與呼。

  1971年春,小孫突然遭到莫須有的批判。一次挨批判回來,洪學智十分憤怒地說:“小孫,他們是對著我來的,不怕的。兵來將擋嘛,我找他們去。”

  第二天,洪學智果真找到了負責批判小孫的那個指導員,對他說:“孫炎鋒才二十來歲,二十來歲的小知青也變成了階級敵人?軍管會信,我不信!他有缺點大家幫助一下,讓他提高認識不就行了嘛!為什么要大會小會地組織批判他?他何罪之有?人家千里迢迢地從南方來到北方,從魚米之鄉來到茫茫草原,離開家庭父母,與工農兵相結合,接受再教育,是響應主席號召而來的,行動是革命的。不僅小孫是好知青,絕大多數知青都是好知青。”說完以后,洪學智又補充道:“如果你還有正直之心,請你這位指導員把我的話原原本本匯報給軍管會。”

  在洪學智幫助下,軍管會不僅不再難為小孫,也解脫了一批與小孫有相同境遇的知青。洪學智的這一舉動,讓知青們拍手稱快。

  一天晚飯后,洪學智和小孫正在下棋,負責審查洪學智的專案組組長帶著4名警衛員來到他們的住處。洪學智讓小孫讓他們倒了幾杯白開水,并請那位專案組長坐下。小孫覺得“來者不善”,像有什么重要談話,便說了一句:“首長,你們慢慢聊吧。”然后,拔腿要走,但被洪學智喝住:“小孫,別走,你還要添壺續水。”說這句時,洪學智仍然端坐在下棋的位置上,紋絲不動、堅如磐石。他抬頭問那位專案組長:“有什么事嗎?”專案組長連一句客套話都沒有,一臉板正地說:“你的思想匯報寫了沒有?”洪學智平靜地說道:“沒什么好寫的。你們說我是三反分子,我到底反了些什么?我一不反對毛主席,二不反對毛澤東思想,三不反對黨,要我寫什么思想匯報?現在不寫,以后也不寫!你們看著辦!”然后,他接著說:“我不是三反分子,我是三忠于分子!我是忠于毛主席、忠于毛澤東思想、忠于黨的。歷史會證明的。”沉默幾分鐘后,專案組長又問:“你這段時間的勞動態度怎么樣?”這下洪學智火了,一拍桌子說:“你別問我!我在這里怎么樣你去問軍管會,你去問這里的群眾,以后再不要來問我!”懾于洪學智的正氣,專案組長只好帶著4名警衛員怏怏而去……(?胡遵遠 搜集整理)

返回首頁
分享到:
編輯:宋明俊 來源: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:2019年02月25日 09時50分55秒

相關文章

評論列表
版權聲明:
1、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"來源:六安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六安新聞網所有。
2、本站版權所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,歡迎轉載,請務必注明出處:[六安新聞網]
圖文推薦

    生死關頭合肥59歲老...

      中安在線、中安新聞客戶端訊 2月23日中午,合肥公安接到市民報警稱,在家...

    單身女性選精生子:...

      國內政策的限制下,一些高齡、高收入、高教育背景的獨立女性將目光投向了...

    鐵總:2月22日全國鐵...

      記者從中國鐵路總公司獲悉,近期,學生、務工人員集中出行,鐵路客流繼續...

    開學季校長寄語:不...

      各校舉行特色迎新活動,帶孩子們走進新學期,其中有位校長說——不要讓手...

    網紅短視頻主播:拍...

      “拍視頻掙錢,總比搬磚輕松” 拍視頻的黃千方,出于人道主義賠了5萬元,...

    見證中國鐵路巨變 忙...

      見證中國鐵路巨變,杭州市區還有23名扳道工在堅守,他們手上把著火車的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