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六安市委宣傳部主辦   設為首頁   加入收藏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新聞熱線:0564-3284422
您現在的位置:六安新聞網>> 六安新聞>> 社會新聞>>正文內容

花式被催婚 年輕人不是不急只是不愿將就

六安新聞網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“催婚”,貌似已成為近幾年臨近年關時的一個熱詞,也是誕生種種段子的起源點,什么租個男友的,P個合照的,或者特意申請春節加班的,單位也是操碎心,特批延長相親假的……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某地的相親會。新華社資料照片

  “從2018年12月下旬開始,門診中來看年關焦慮的患者逐漸增多,其中年輕人占一半以上。”浙江省中醫院精神衛生科主任高靜芳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“其中不少是因為婚戀問題”。

  催的人急,“趕緊找一個吧”;被催的人也急,“這是我自己的事”。

  “男大當婚女大當嫁,原本挺自然的事,怎么就要靠催呢?”杭州當了27年民間紅娘的金大姐,翻著在她這里登記的相親資料,常常感慨,“現在父母為啥急,主要是姑娘兒越來越不急,這幾年我最怕聽到年輕人說‘我一個人過過蠻舒服的’,當事人自己不急,外人再急也沒用。”

  “趁著女兒小,讓她早下手”

  一頭利落的短發、說起話來像連珠炮、總是笑瞇瞇的、走起路來腳底生風,這是杭州公益紅娘金大姐給記者的第一印象,因為常年在黃龍洞工作,相親的人也約在這里,所以大家習慣稱其“黃龍洞金大姐”。自從27年前幫同事孩子牽線搭橋成功后,她愛上了“紅娘”的活,至今已促成800多對姻緣,許多父母慕名前來,讓她幫忙給自己的子女配個對。

  這么多年下來,催兒女結婚的著急家長,金大姐真是見多了。近日,記者在黃龍洞景區內的一家小店見到了金大姐,她目前暫時在這上班。她邊說邊翻開了自己的資料袋,這些年不管搬到哪里,這些登記的相親人資料都跟著她一起搬。

  “我先說說現在父母有多著急吧,你看我這里登記的資料,女兒出生于1997年,當時大學還沒畢業,媽媽就來找我了,那個媽媽自己也才1971年的人,我問你這么著急干啥呀。那個媽媽是這么說的:‘怎么能不急呢,女兒大四了也沒談戀愛,你看看現在在各種相親場合,地上攤的樹上掛的,都是大齡女青年的信息。我這趁著女兒小,讓她早下手,總還有點優勢吧。再說,現在都放開二孩了,生兩個孩子也需要時間,我們現在年輕還能幫著給帶孩子。’我覺得這個媽媽的想法挺有代表性的。”

  金大姐說,現在90后加入到相親隊伍的年齡越來越小,當然要求也相對較高。

  也有不少媽媽,尤其女孩的媽媽來找金大姐聊自己的不甘與焦慮,“金大姐,我們就這么一個女兒,從小在培養上可算是費盡心思,各種才藝各種輔導,女兒也確實沒辜負期望,還出國讀了碩士,工作也不錯,可怎么就在婚姻大事上這么不上心呢。當父母的花那么多心血不也希望女兒找個好人家嘛,現在年齡越拖越大,我連條件都不敢提了。”

  記者翻閱了下金大姐記錄的資料,相對而言,80后尤其70后的女性,對男方的條件從年齡到收入都放寬了很多,而90后尤其95后,則條件要細致一些,諸如年齡差不超過4歲,男方工作穩定等等。

  “從年輕人臉上我看不到想結婚的欲望”

  單身年輕人的態度,卻與著急的父母相反。

  “我這做紅娘也快30年了,以前和父母一起到我這里的年輕人,不管男的還是女的,至少他們自己也是想找的,會說一句‘就麻煩金阿姨給解決人生大事了’,可現在,大概得有四五年了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這樣和我說:‘金阿姨,我一個人過過蠻舒服的,今天來你這登記資料就是為了應付下父母。’遇上這樣的,我也就頭大了,自己不著急,旁人急有啥用。”

  金大姐還大致統計了這類年輕人的比重,來找她的至少有75%,就是無所謂的態度,當然年輕人愛用“隨緣”兩個字來回答她。因為這個原因,金大姐也說,近幾年的相親配對成功率也明顯低了,“開個玩笑說,我在年輕人的臉上都看不到那種迫切想結婚的欲望。”

  當然,也有不少人不是自己不想,而是因為工作學業等問題耽誤了,給金大姐印象最深的就是學醫的人,“五年本科,三年碩士,再讀個博士,進醫院后還要各個科室輪崗一遍,現在有的再出國進修下,當工作穩定下來考慮個人大事時,年齡算算真的不小了。我有時都心疼,好多女孩子的條件特別優秀,就是年齡大了,我真心希望學醫的年輕人在學校時就要留意自己的另一半。”

  “不是年輕人不急,而是現在的單身男女更看重婚姻的質量,是一種不將就的態度,這也是社會的一種進步,會不會自己的觀念有點過時呢?”對此,金大姐不認為自己的觀念跟不上時代,“這個談不上是老土的觀念,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到了一定年齡,那該結婚就要結婚了。一個人得有擔當,你說若30多歲了,還不成家,還要靠家里養著,一方面父母覺得自己的責任沒完成,在親戚朋友面前也不好意思,另一方面,年輕人也不能光立業不成家吧,那不總是有點缺憾。”

  金大姐強調,“不管孩子急不急,父母著急的心可以理解,但千萬不能過多干涉兒女的愛情和婚姻之事,因為這畢竟是孩子的事情。在我這有的年輕人之間看上眼了,卻因父母挑剔的原因最終沒在一起,挺可惜的。”

  一個爸爸的理性分析:

  滿意度到7分就可以考慮了

  “最急為十分的話,我現在大概是六分急。”這是蘇老師對自己在女兒婚姻這件事上的焦急程度打分。蘇老師和妻子都在高校工作,獨生女兒出生于1991年,大學畢業后在杭州工作,女兒性格相對較為安靜。

  雖然自稱是六分急,但蘇老師也已將女兒的照片及信息打印出來,周末時也會到萬松嶺轉轉,看會不會遇上一個合適人的信息。因為金大姐這里要求孩子親自來登記資料,所以蘇老師只是簡單介紹了下自己女兒的情況。

  對于金大姐所說的孩子不急所以父母更著急,這點蘇老師表示贊同,但他說這不是唯一原因。蘇老師說,如今婚姻觀變化很大。以前,一男一女經媒人一撮合大多數都能成為夫妻,先結婚后戀愛,沒有感情基礎,也能一輩子相依相伴。現在的年輕人很講究兩個人在一起是否開心,對愛情與婚姻的要求高了很多!而他的女兒就是如此,不能說她對這事不積極,就是遇不到滿意的。

  而自己為什么著急呢,蘇老師坦言: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擔心隨著孩子年齡增大,那么找到合適的對象,就越來越難,這是很現實的,也是女孩子吃虧的地方。所以我也急,但在任何情況下,我們都不會去催婚!但在平時會勸她放低一點要求,滿意度能到七分就可以考慮了。”

  本報記者 李玲玲

返回首頁
分享到:
編輯:湯曉雪 來源:錢江晚報 發布時間:2019年01月30日 15時32分10秒

相關文章

評論列表
版權聲明:
1、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"來源:六安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六安新聞網所有。
2、本站版權所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,歡迎轉載,請務必注明出處:[六安新聞網]
圖文推薦

    花式被催婚 年輕人不...

      “催婚”,貌似已成為近幾年臨近年關時的一個熱詞,也是誕生種種段子的起...

    村道上的“送禮”小分隊

      1月30日,臘月二十五,鄉鎮的道路上,打工返鄉的私家車逐漸擁堵起來,道...

    追夢六安 守護前行

      春運安全問題關乎廣大群眾切身利益,各級黨...

    我市首家閱+共享書店...

      共享,給大家的生活帶來諸多的便利。那么“共享書店”,你...

    新春情暖鄰里 共建美...

      喜迎新春佳節,增進鄰里交流,助力文明創建...

    春運中的航站樓醫生...

      一部對講機、一部手機、一個急救箱,這是南京祿口國際機場...